张赫城.不一样的《仿古壶》

2018-05-01  23:55:36     来源:搜狐    作者:范家壶

摘要:仿古壶做出来后烧制出窑了,张赫城一颗心吊到嗓子眼里,他惴惴不安地将壶捧到师父面前,他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石瓢壶、掇球壶、仿古壶乃业界公认的三大经典紫砂器型,其制作难度在于前人的光环太大,稍有瑕疵便会被人舍弃,在此情况下,变革成了可行的办法。

时代在改变,紫砂业也有了迅猛的发展,前人留下的经典造型不一定还适合当代人的审美观。在公元2000年前,人们普遍看好的紫砂壶大多为“老法”制作的“老样”,认为那些壶才有“老味”。但到了二十一世纪,随着经济条件迅速好转,人们手头宽裕了,审美观也有了很大改变,目光不再停留在先人留下的经典器型上。在此观点推动下,一批新造型应运而生,这些造型在继承先人制作技艺的同时融入新的理念,在不脱离根本的基础上大胆进行改良,使得紫砂壶更适合当代人的“胃口”。

以前,业内称“老样”敦厚,粗嘴、粗把、粗的子(壶钮),“老味”十足,似乎什么都要与“粗”挂上勾,不“粗”不能称之为好壶,可是,随着时间推移,“秀气流”(造型秀气的壶)快速崛起,跟以往大不同的是,这些壶的嘴、把、钮都很细小,有极端者甚至将壶嘴、壶把和壶钮做到只比火柴棍粗那么一点。当然,我们不推崇这样极端的做法,紫砂壶的特点是实用加艺术,实用在前艺术在后,那么,设计制作时就必须考虑其实用性,如果把壶的部件做得太细,用起来提心吊胆生怕一不小心磕着碰着,那么,紫砂壶的根本意义就失去了。所以,一把兼顾实用性和艺术性的好壶,必须经得起考验,既要美观实用又不能降低其艺术性,经典器型怎样改良才合理就成了做壶人必须考虑的问题。

张赫城在制作仿古壶前迟迟没有动手,甚至所需的泥料已经备好,他也只是静坐在泥凳前思考。作为“三大样”之一的仿古壶,无人敢轻易去改良,因为挑战性太强难度堪比攀登一座陡峭的山峰。即便你爬上去了,还是会有不同的声音响起,毕竟,仿古壶的影响力太大了,大到很少有人承受得起。张赫城尽管入行多年,又是大师的入室弟子,但照样被仿古壶的光环刺得睁不开眼。压力太大了,在思考了一段时间后,他决定诚心向师父范伟群请教。

人的思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执着去思考一件事,却总也找不到方向,然而,当有内行人出面指点时,便会看到一缕曙光。张赫城在仿古壶的问题上就是类似的境遇,不过,当他听过师父耐心的分析后,隔在他思维里的那层窗户纸被捅破,张赫城有了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也有了着手制作这把壶的勇气。于是,他在泥凳前坐下,深吸一口气后拍打起泥条来。

仿古壶做出来后烧制出窑了,张赫城一颗心吊到嗓子眼里,他惴惴不安地将壶捧到师父面前,他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严厉的批评还是听到一声让人心颤的响,毕竟以前发生过的,师父在传授技艺方面的严厉他是知道的,做得不好或不到位,师父有可能会当着他的面将壶摔碎,然后是一言不发,那种沉默比狠狠的呵斥更让人揪心。那天,他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师父鼓励他说,有勇气进行改良创新就有出路,在学习技艺上,墨守成规不可取,一定要发挥所学的才能,大胆尝试小心揣摩,持之以恒必然会有所收获。

至此,张赫城悬着的心才落回到肚子里,小小的兴奋取代了担忧,他知道,师父之所以能这样说,是因为他制壶的水平有所长进,师父能鼓励他也就等同在认可他。张赫城下决心,学艺没有捷径,巧学苦练才是正道,今后只有加倍努力,才能有攀登艺术高峰的资本。

图文/范家壶庄

版权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