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报文化客厅系列研讨之八】艺术如何更好地融入生活

2018-10-11  23:55:36     来源:无锡日报    作者:无锡观察

摘要:10月10日,无锡日报报业集团文化客厅来到第八届中国(无锡)文化艺术产业博览交易会的现场,邀请宜兴紫砂和景德镇瓷器的工艺美术大师们聚焦生活方式的审美,进行了一场陶与瓷的对话。

本期导读

10月10日,无锡日报报业集团文化客厅来到第八届中国(无锡)文化艺术产业博览交易会的现场,邀请宜兴紫砂和景德镇瓷器的工艺美术大师们聚焦生活方式的审美,进行了一场陶与瓷的对话。

10月10日《无锡日报》1版刊发了《做生活美学的创造者》的倡议书,倡议生活美学创造者们集结起来,用创新力量带来生活方式的全方位转型,倡议更多市民参与到对生活方式审美的探索中。作为创造艺术精品的工艺美术师们,他们对这个主题有着怎样的解读?结合景德镇瓷器和宜兴紫砂的创新创意,如何实现生活方式的美学价值?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观点。

(10月10日《无锡日报》1版刊发了《做生活美学的创造者》的倡议书)

(无锡日报 10月11日 A04版)

嘉宾介绍

史俊棠  (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会长)

顾绍培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范伟群 (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

葛 韬 (宜兴市紫砂艺术体验馆、葛盛陶庄负责人)

江新亮 (国家一级画师)

余国琴 (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陈繁国 (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渊源】

“土与火的艺术”源于生活,为文化所浸润 

史俊棠:陶瓷器不仅是生活的日用品,也是一种文化和历史的载体。一万年前,当人类第一次改变物质的化学成分,用人工把自然的土变成用具,变成能服务于生活的东西时,人类的文化就开始了,而这个用具就是陶器。不管是陶还是瓷,都因人类生活的需要而产生,没有人类的生活就不可能有陶或瓷。陶的历史更悠久一些,有上万年了,瓷的历史也有几千年。是先人们最早发现土与火的艺术,从而使陶和瓷成为一种器皿,成为一种生活的工具。比如,锅子可以烧水,罐子可以提水,碗可以盛饭,杯子可以喝水,盅子可以饮酒,调羹可以喝汤。发展到今天,陶和瓷走入万千百姓家,使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现在造房、装修都要用到陶和瓷,厨房间、卫生间要用到,外墙、地上也要用到,生活里陈设的、观赏的、收藏的、把玩的一系列用品,都与陶和瓷密不可分。

通过古代丝绸之路走出去的商品,除了丝绸、茶叶,就是瓷器,经历千百年能够保留下来的文物也以瓷器居多。近年来,景德镇瓷器发展繁荣到了一个历史新高度。宜兴紫砂也一样,它有文字记载始于北宋,真正发展是在明朝中期,因为明代以前的饮茶方式不像现在一样是冲泡。当生活方式改变以后,服务于生活方式的各种日用器皿也随之产生,茶壶和茶具问世了,加上文人和僧人的推动,宜兴紫砂很快兴盛起来。

范伟群:景德镇是千年瓷都,宜兴是千年陶都,宜兴紫砂和景德镇瓷有不同之处,比如材质、工艺、表现手法、流程要求都有所不同,但共性在于,它们都是为生活服务,从而成为一个实用的器皿。再经过精心的设计和制作,包括文化元素的融入,从实用器走向艺术,成为艺术品。

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喝茶已不是为了解渴,而是一种高质量的生活方式,提升为一种精神的享受。什么茶叶泡什么水,用什么器皿,从业人员把紫砂材质充分利用、充分发挥,使它更多样化,有了更多产品和种类,更细化地为生活服务。

葛韬:在中国的彩陶时期,也就是现在所说的仰韶文化时期,那时候最重要的物质文化就是陶器,所以我们可以说,陶器是中国文化的起源和根本,而且这个文化一直在延续,它是一门没有中断过的艺术。而它又跟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只有这种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才是最有意思、最能代表理想和审美的作品。

而孔子在《易传》里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紫砂将建筑、美术、哲学、理念、文学、诗词歌赋的“道”渗透到“器”设计和制作中,呈现出无与伦比的文化之美,使紫砂完成了既是实用器,又是工艺艺术品的嬗变,不断折射美学之光,形成了东方文明中具体里形而上的东方美学器物。器物中所蕴含的哲学精神与文化内涵,又为我们当下的生活提供心灵上的慰藉,文化上的养分,从而让艺术逐渐走进生活,走进心灵,走进记忆。

【趋势】

艺术必须“回归生活,回归大众”

史俊棠:改革开放以来,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彻底释放了紫砂艺人的劳动生产力,加上我们坚定不移地把文化作为发展紫砂的灵魂,宜兴紫砂文化迎来了一个发展的新高度。不过,高处不胜寒。我们还是要积极提倡让宜兴紫砂回归生活、回归大众。回归生活是一种方向,回归大众能赢得市场。不管是景德镇瓷器,还是宜兴紫砂,只有回归生活,才会不断提升生存空间,回归到大众,才会获得更多的市场空间。

顾绍培:2016年,宜兴博物馆举办的紫砂回乡展,展出的130件故宫博物院藏宜兴紫砂陶精品包含了茶壶、茶叶罐、碗、盘、杯碟、勺等起居饮食用品,除此之外还有室内陈设品,手中把玩的小物件,展示了当时上层社会的品味和趣味。这些作品充分说明了紫砂本身的包容性和可塑性,决定了它是能够随着生活的发展变化而生存发展的。

江新亮:艺术回归大众,必须提升消费者的艺术鉴赏力,通过办博览会,看展览的方式是一种有效的途径,而艺术文化的推广也至关重要。

葛韬:《无锡日报》发出“做生活美学的创造者”这一倡议非常好,作为从业者,我愿意成为美好生活的实现者,让更多体现大众生活之美的器物在我们手中被创造。

【传承】

创新必须尊重传统,遵循规则


陈繁国:我从学校毕业时,正值新兴陶瓷风格走俏。但我还是决定在传统中创新,潜心研究景德镇历代名窑,专心致志地做青花为主的仿古陶瓷。把国画中写意技法与陶瓷艺术加以融合,摸索出了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传承必须对传统重视,也必须对新人关注。我们目前正在筹办专业陶瓷画院,希望能以此汇集一批中青年陶瓷艺术家,一起传承陶瓷技艺与精神。

葛韬:格物,在佛教里叫受戒,在社会叫守法,在生活中叫学规矩。顾景舟大师一生只独立设计出一只《上新桥壶》,但是他仍然是紫砂界的一代宗师,原因就在于他将紫砂艺术提高到了一个标准,制定了某种规范。比如他要求每一位徒弟都要从制作工具开始,对紫砂的造型研究有个人独到的领悟,从而达到格物的极致,最终成为紫砂界一百年来的集大成者。我们今天做紫砂文创,首先就要有格物的精神,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而不是纯粹的素材的堆积和技能的运用,只有深刻领会紫砂的工艺思想和内涵,在此基础上创造,才能做出“正确”的作品来。

江新亮:随着时代的发展,艺术思潮跌宕起伏,陶瓷艺术观念也在不断发生嬗变,陶瓷艺术界已经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但我们在进行陶瓷艺术创作实践时,还是得不断追本溯源,才能从经典中寻求突破。

史俊棠:在现代饮茶风尚的盛行下,紫砂壶已不仅仅是一个实用的生活器具了,而是经过紫砂艺人精心制作之后的一个还能满足人们审美需求的艺术品。紫砂文化的长足发展,有必然的基础,也有机遇。我们的传统工艺很讲究传承,一个是师传,一个是家传,而创新也要反映时代特色,彰显时代气息。如果离开了传统的传承,离开了根脉去创新,就做不出好的东西。

【发展】

在时代精神和文化发展中,寻找主题

史俊棠:信息时代已经到来,我们的生活方式、经营方式都在时代推动下不断发展变化,但是我觉得万变不离其宗,任何时候、任何先进的技术,都无法取代工匠精神。而诚信也不能偏离。

顾绍培:紫砂艺术需要与时俱进的发展,一味的拘泥于旧法,并不是长久的发展之计。一件作品,要让人能从中读出生命感与鲜活感,必须充分贯彻时代的理念,用前进的思想观点来深刻诠释艺术的时代变化与升华。这即是说,在创作紫砂作品时,应该与时代同步,向现代意识靠拢,丢掉时间的禁锢,以新观念的钥匙去寻找、挖掘、探索新的广阔天地,以新的艺术思维方式去突破旧的套路。这是人类思维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需要,也是紫砂艺术发展的必经之路。



紫砂的创造与发展,不仅仅局限于紫砂壶、瓶、盆等陈设品,也是紫砂文化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从业者可以从历史的经验里挖掘文化,打破约定俗成的审美、评判方式,摆脱几百年来实用主义的束缚,实现个性主义的表现。如何借助时代发展,进一步弘扬紫砂文化,成为所有紫砂从业者的新课题。

葛韬:如今的紫砂文创,应该是在紫砂深厚的工艺基础和传统的文化基因之上,让传统的设计思维、工艺思维、造型思维,在当今语境下重新物化。在当今的文创产品延伸中重现经典,更是把我们的时代理解、当代精神和个性化的发展注入到陶瓷创作、陶艺审美里面去,从而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余国琴:文化内涵是瓷器与紫砂成为艺术品的关键。在器物上承载人文精神,画中有山水、心中有诗情,从艺术形象化走向审美意境,达到一种融会精神与自然的境界。好的陶瓷作品的绘画,不仅要有技巧,还需要和表现内容有机结合。若是山水风情画,要注重处理好情与景的相互关系。追求情景交融,富含诗意;若是人物画,要注重表现人物的情绪变化及精神面貌;若是动物、花鸟则善于抓住物象最富生机和情趣的瞬间,着重表现其灵性。

范伟群:紫砂和陶瓷,都包含着丰富的传统文化元素和文化符号。现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在同一个“地球村”里,不同文化融合得越来越紧密,因此不同国家、不同宗教的文化都可以融入创作中。中国人喜欢喝茶,如何来吸引外国人呢?那就要通过文化的引入。比如,要让阿拉伯人来欣赏我们的茶具,就要把他们的文化融入到我们的紫砂作品中来,一来体现开放性,二来也能把紫砂艺术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交流】

不同艺术方式碰撞融合,激发活力

江新亮:景德镇瓷器的制作要经历72道复杂的程序,有时往往要历经一年的时间。我是无锡文博会的常客,之所以愿意常来,就是因为这里浓厚的人文底蕴。我们将这一年实践成果中的新作品、新创意带到江南带到无锡,来检验能否被大家所认可。对艺术颇为敏感的观展者给我们反馈,能激发我们的创作灵感。

葛韬:我们宜兴和景德镇常见的制陶方式上有区别,紫砂是独特的打制手法,运用的是向心力,而景德镇瓷器采用的拉坯制法,是运用离心力来使器物成型。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工艺方式由于不同的材料导致,也最终表现出了不同的艺术效果。我们可以尝试把不同的材料结合,尝试不同工艺之间的“对话”,进而创造出更符合当代人审美需求的作品。

陈繁国:很多宜兴紫砂的工艺美术师每年会去景德镇与我们交流,工艺技艺、新材料、市场开拓等都可以相互借鉴。


撰稿:韩 玲 陈菁菁

摄影:宗晓东

视频:石翼鸣

编辑:房子  小杰


版权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