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伟群用紫砂作品演绎四大美人传奇

2019-04-09  23:55:36     来源:范家壶庄    作者:范家壶庄

摘要:取材典故“西施浣纱”、“昭君出塞”、“貂蝉拜月”、“贵妃出浴”四个为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通过紫砂材质的独特性,来表达人物的气质与情绪。

在中国历史上,"四大美人"传说可谓是家喻户晓,甚至,在世界上,也享有一定的美誉。

千年来,人们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分别形容西施、王昭君、貂蝉与杨贵妃四位女子的绝代芳姿。这种形容,既生动又含蓄,给人们留有充分的想象空间。仅仅八个字,却包含了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四个传奇故事,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丰富内涵。

四大美人有着倾国倾城之貌,在历史大事件中,她们曲折动人、救国救民的传奇故事,被民间广为传颂。

范伟群,在创作美人系列紫砂壶时,取材典故“西施浣纱”、“昭君出塞”、“貂蝉拜月”、“贵妃出浴”四个为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通过紫砂材质的独特性,来表达人物的气质与情绪。四件作品有着情绪的感染力,也有风花雪月的浪漫情怀在其间。

无论是情绪还是情怀,作者着重表达了一个“情”字。以衬托、对比、象形等方式来表现,脱去了人物的俗气,多了诗情画意的浪漫。

西施浣纱壶

鸟惊入松萝,鱼畏沈荷花。

作者以段泥制壶,色彩亮丽如一抹清丽身影,与溪水的清灵相映成趣,给人以美妙的想象,这也是未入宫廷的西施最纯洁的形象表现。壶把以象形手法表现了一只玉手浣纱,随水而飘漾开的纱,当手晃动时,水和纱也随之起舞,此情此景宛在眼前,水声与嬉笑声窜入耳中,壶把与壶身不仅如此形象过渡,且作者以陶刻刻画几尾游动的鱼儿表现欢快,也将西施浣纱的情景渲染得更生动。壶钮则是见此美妙情景而动容,忘记飞翔的落雁,再一次增加了整把壶的欢快情绪。生动而不造作。

昭君出塞壶

翩翩之燕,远集西羌,高山峨峨,河水泱泱。

壶身造型取自蒙古包,圆似穹庐,笼盖一片段泥表现沙漠含情欲说无语处的幽情。作者以两种泥色,表现新嫁的喜与和亲的怅然之情。整个意境在这种色彩的对比中渲染得更加浓烈,段泥代表着沙漠的苍凉、广袤,在壶身蔓延,代表了出塞人的心情悠长思远,一种距离上的遥远带给人无限思量;壶身泥色红润,喜庆之中,暗含着对故乡的情思,这红代表了心境的深远。两者对比更现实出昭君出塞的大义和无奈。壶把以飘带被风吹动,轻抚琵琶,一弯壶嘴,虽饱满而在嘴口收敛,正呼应了昭君欲说无语的心情,壶把与嘴又把“方调琴上曲,变入胡笳深”的情景展现眼前。

貂蝉拜月壶

高贵典雅应为貂,歌声婉约当属蝉

明月当空,有美人信步闲庭中,燃香拜月寄情思。作者以圆的光洁圆润为壶身来衬托人物气质的端庄,以矫枝、秀丽的花来渲染人物的秀雅内涵,以丰腴的二弯嘴来渲染人物身姿的聘婷婀娜。壶身深沉的色彩代表了时间,代表了夜色,壶钮就是那夜色里的一轮明月。月光之中,玉兰树下,貂蝉身姿聘婷秀雅,表情端庄,似有所思,思己或思国,待人猜想。整件作品,作者摒弃直抒胸臆的表达手法,而是以委婉的对比来营造出这个氛围,在这氛围之中,有美人如此。

贵妃出浴壶

华清鸳鸯羞海棠,荔枝策马跃红尘。

壶身为玉乳的造型,壶把为贵妃丰腴手臂的抽象表现。这形体以线条的变化与面的结合来表现,但作者又加入了对比。以贴塑方式塑造出飘带随意绕身,在水汽的氤氲中,半遮半掩的出浴状态。光与花的对比,人物及场景的形象立刻丰满了起来。此壶泥色红润,色彩的饱满与壶身圆润,引发人浪漫的想象力,情景在脑海中再现。这也是对贵妃的抽象表现,以及那小半生雍容华贵宫廷安逸生活的表达。

紫砂已然成了一种连接,而不仅仅是材质。作者对四大美人的传奇故事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想象。情境随型已定,情思却由形而远。


版权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