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范家壶庄“汉服与紫砂陶刻”茶会侧记

2020-11-17  23:55:36     来源:搜狐网    作者:珍壶轩

摘要:11月中旬,一场生动有趣的以汉服与紫砂陶刻为话题的茶会,以及汉服视频拍摄活动在宜兴丁蜀镇的范家壶庄里进行


汉服与陶刻茶会在范小君工作室展开

文/珍壶轩

宜兴汉服的普及已初具规模,关于这一点,可以从时常举行的汉服活动,以及宜兴本地很多场合出现汉服爱好者之频繁上来判断;在短视频平台上,宜兴人晒出汉服也已司空见惯。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汉服在宜兴会不再罕见。

古“疯”社成员在大生斋里化妆

11月中旬,一场生动有趣的以汉服与紫砂陶刻为话题的茶会,以及汉服视频拍摄活动,在宜兴丁蜀镇的范家壶庄里展开;参加活动的一方为范家壶庄内从事紫砂陶刻工作的艺人,另一方是本地汉服爱好者古“疯”社的部分成员。

高级工艺美术师范小君

下午1时,茶会在范小君陶刻工作室进行。

室主范小君是一位高级工艺美术师,他在陶刻方面有很深的造诣,这让同样从事陶刻工作的古“疯”社成员霖悦感到高兴。霖悦是范家壶庄公益培训班的首期学员,范小君是培训班主讲老师,今天,师生重聚,对她来说很有意义。

从事紫砂陶刻的霖悦

茶会结束后霖悦表示,她今天非常高兴,因为范小君老师讲了很多陶刻方面的技法,特别是在进行陶刻时作者要有的心境与状态,这些内容将对她提高自身陶刻方面的水平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范小君表示,汉服与紫砂都是东方艺术瑰宝,两者能被大众接受,是民众艺术素养提高的很好例证;今后,他会在能力范围内,为汉服文化在宜兴地区的普及做出贡献。

茶会的气氛很热烈,古“疯”社成员飞花与墨明棋妙会茶艺,她们轮番上场为大家展现才艺,众人就着茶香聊着感兴趣的话题,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三点多,活动进入了下一个环节——拍摄汉服视频。

紫砂艺人雨天

在范家壶庄内拍摄

告别范小君老师,一行人来到位于范家壶庄内的大生园中,园内大生斋是古“疯”社成员常用落脚点,每次来区域内开展活动,大生斋便成了他们换衣打扮和喝茶歇息的所在。由于大生园是按照江南建筑风格建造的,内部环境古色古香,亭子、喷泉、石径及各色植物一应俱全,故而大家很喜欢这个地方,认为这里是拍摄古风类影像的绝佳所在。

大生斋

大生园内

大生园内

拍摄进行得很顺利,地面镜头及无人机航拍都按计划进行,当晚霞映红半边天时,大家相互告别驱车回家,今天的活动也随着大生斋大门的关闭圆满画上了句号。

参加此次活动的古“疯”社成员介绍:

雨天

雨天是一名紫砂器制作艺人,小店开在文化底蕴浓厚的蜀山古南街上;她给人的印象很直观,身材娇小,相貌端庄秀气,有东方古典美人的特征,但她却为自己的小店起了个与给人的印象不大一样且很侠气的名称,叫做“蜀山传”,这让我想起了在蜀山之上御剑飞行的侠客。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存在着一个江湖,一个可以让她变身为侠女行侠仗义的江湖。

飞花

飞花是紫砂器装饰先期工序制作人员,在单位上班,过着朝九晚五的普通生活。业余时间的她对汉服及中国传统易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一个女孩子喜欢研究易学并不多见,这让我不禁想,或许,她想在既定的人生轨迹中寻找不断出现的变数,以使生活变得更有意义。

霖悦

霖悦是一名陶刻艺人,所刻作品字体娟秀,按理说,能刻出这样秀气字体来的女孩一定是个文静的姑娘,但她却很活泼,勇于展现自己;我想,如果用书法字体来为她的个性做出定义的话,起码是飘逸不羁的行草,绝不会是中规中矩的楷书,因为,从她那时常绽放开来的灿烂笑容就可以看得出,她有行草风格的潜质。

泡泡

泡泡是一个有些腼腆的帅哥,常常会有呆萌的表情出现,这非常有趣。他也是一名紫砂艺人,他进入汉服圈很偶然,说起来与我有关。有一次,我去蜀山古南街逛陶集,遇到了穿梭在人流中的一身COS打扮的他。我以为那就是汉服,便兴致勃勃地上前询问能否拍摄;他腼腆的表示可以。拍完照,聊起汉服时我向他推荐了几个同样爱好汉服熟人。他来了兴致,火速购买了汉服,从此成为了圈内人。后来我才知道,我遇到他时穿的不是汉服,而是cosplay (角色扮演)服饰,我为在汉服认知方面的欠缺感到汗颜。

墨茗棋妙在展示茶艺

墨茗棋妙是今天参加活动的人员中唯一不是紫砂圈的人,她是一名围棋教师,下得一手好棋,培养过很多苗子。我也曾自学过一段时间围棋,当时,做测试时还到达过业余二段,不过,现在估计连棋子都摆不像样了,因为长久没碰围棋的缘故。她喜爱汉服,衣服有十几套,是参加此次活动的成员中汉服最多的一个。我开玩笑似的对她说,这么多衣服,可以开展业务了,搞个汉服体验馆。她笑着回应,这个可以有。

古“疯”社是宜兴本地汉服爱好者自发组成的团体,他们来自各行各业,以从事紫砂创作者居多,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爱穿汉服但不走寻常路线,他们会以走秀、创作有趣甚至沙雕形式的短视频来展现才艺,他们誓将汉服玩出不一样的烟火。


版权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