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说砂:利永陶工传习所学员考

2019-04-18  23:55:36     来源:范家壶庄    作者:杨世明

摘要:为了考证利永陶工传习所20名艺徒是何人,他进行了走访调查,并查阅了大量资料。

大生制大柿子壶

利永陶工传习所20名艺徒是何人?

我们在调查民国紫砂史时,查证了利永公司及其利永陶工传习所的简史,并查出中华紫砂史上企业职业培训的先驱——“民国六老师”:邵云如、范大生、程寿珍、俞国良、江岸卿、范福奎(范占)。

利永陶工传习所举办了一期,招收学员20人。艺徒是哪些人,具体情况难以考察。对此,我们一直在留意、在查询。现把能查到,并有一定成就者有18人,存疑2人。

2014年年3月18日,我和陈家稳拜访潘持平先生,请他审阅此文。他看得很认真,并改了三个地方。一是束金寿一般记载为“蜀山人”,他改为“扬中县”人。二是,诸葛勋一般写“1897年生”,他改为“1901年生。”三是他说“陈和大”的名字是“陈志新”。

蜀山古南街

制壶艺人

 叶得喜(1897——1988),字玉良,艺名冶陶、卷翁,宜兴周镇人。早年师承范大生,作品自然逼真,以手巧心灵出名。民国10年,随师入‘宜兴利永陶工传习所’学艺,又作范大生助手,对冯桂林帮助很大。30年代初,叶得喜以手巧心灵出名,并接受古董商的聘请,去上海专事紫砂仿古。去世前,冯桂林从杭州回家从业,也请师兄叶得喜帮忙。为“范家壶”主将之一。

冯桂林(1902——1946),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利永陶工传习所,并拜范大生为师,后成为民国时期著名紫砂艺人。为“范家壶”主将之一。

储  铭(1888——1939),1932年曾受顾景舟之父的邀请,到顾家“坐艺”作客师,徐秀棠先生在回忆中也听其父讲过此事。

束金寿(1894——1952),号冰心道人,蜀山人(潘持平先生更正为‘扬中县’人),三四十年代与弟束禄度兴办《立新陶器厂》,南街设店,北厂置陶坊。为束旦生、束凤英等的前辈。

郭其林(1901——1972),《中国紫砂茗壶珍赏》185页载有他1942 年制作的东坡提梁壶,曾作为“立信陶厂”企业形象。

徐耀珍,据徐秀棠先生回忆说:“蜀山山后河陀墩村人,听说是和郭其林同在省陶校的学生,(因郭其林在传习所,不是省陶校;又言其一直在利永做工,可知徐耀珍是陶工传习所艺徒。杨世明注)一直帮利永公司做坯,包吃没工资。因为他没劳力下田务农,后来有了点工资。到建国前后在利永公司做,也可以自己卖坯给其他窑户。他一生以做竹鼠壶为主,只是壶表面粉红泥、粉墨绿泥、本山绿泥经常变化。合作社(应为公私合营,杨世明注)成立初期他与利永的邵仲和一起进社,后来在半成品库验收坯件直到退休。退休后还在传达室工作了两年,1970年左右生病后才回家。”
陈汉西,有人说他叫“陈西汉”,而徐秀棠先生说他是“陈汉西”,“1955年紫砂合作社成立后不久即入社的做坯师傅。个子不算高但很壮实,是老实的农民个性。做坯手艺还不差,做工提汉扁之类的品种。厂里下放时回农村的。他在“利永公司”成立的陶工传习所当过艺徒,与冯桂林为同学,当时的老师为俞国良、邵云如。”
强义海。

史盘大,花盆高手。

陈纪全。

朱全集。

 

宜兴陶业老照片

陶刻家

诸葛勋(1901——1969),先师从名师崔克顺,学习彩釉技艺,1921年进入利永陶工传习所学习陶刻。艺成后,诸葛勋被利永公司聘为技工,在壶盆上陶刻,经过对大量的日用陶器的陶刻,他练就了一手过硬的快刻技艺。到30年代的中后期,诸葛勋开始在高档紫砂器上陶刻装饰,落款为友石、云石、卧龙。抗战后,诸葛勋为生活所迫走街串巷,在一些农家的紫砂器上进行陶刻。建国后,他参加了合作社,除继续陶刻外,还对陶刻班艺徒进行指导,直至1969年去世,享年68岁。

徐秀棠先生评说:诸葛勋“学‘画彩釉’出道,后转行陶刻。建国前后是仅次于任淦庭的著名陶刻艺人,既刻实用壶盆产品,也刻高精尖端的壶鼎陈设作品,书法、绘画俱佳,也有书画作品留世。陶刻作品有自身独特的笔墨及镌刻的特点风格,故凡是他的陶刻,很容易被认定鉴别。因当时领导未交给他带徒弟的任务,故无挂名徒弟;其实我本人也受过他的影响,惜在1969年他就过世了。”

传器有狮球壶、洋桶壶、花瓶、帽筒等。紫砂柿竹壶,“民国时期陶刻名家探讨”作者藏,范祖德制,诸葛勋刻。壶的主面刻有行草诗句:“满盅芬芳羡碧霞,红炉石桩试新芽。石氏制。”,副面刻有高士弈棋图,落款为“友石主人”。

蒋永西(1900-1957年),号岩如,石生,又号聚莲老人,民国陶刻名家,宜兴蜀山人。 
蒋永西1921年进入利永陶工传习所刻字班,师从名师邵云如。在名师的指导下,他学会了各种陶刻技法,并由邵云如为蒋取名号“岩如”。艺成后,蒋永西被宜兴利永公司聘为技工,刻制了大量的瓶盆紫砂器。上世纪30年代初,蒋永西被宜兴名店“毛顺兴”聘为技师,专刻花盆。上世纪30年代中期,蒋在吴德盛公司任技师,并与任淦庭合作,由任书画,蒋陶刻,落款均为“陶”或“企陶”。建国后,蒋永西参加了合作社,继续陶刻生涯,直至1957年去世,享年57岁。其传器有钵盂壶、扁腹壶、竹节提梁壶、六角花盆等。

传器紫砂竹鼎壶,“民国时期陶刻名家探讨”作者藏,王坚臣制,蒋永西刻。壶的主面刻有砖文、瓦文及钱币,落款“仿金石索本,岩如刻”,副面刻有山水村落。
陈志新(1902-1968年),号石如、和大,民国陶刻高手,宜兴蜀山人。陈和大自幼在宜兴东坡书院上学,1921年进入利永陶工传习所,师从邵云如。上世纪20年代中期,陈和大被利永公司聘为技工,并起用师父邵云如所起的名号“石如”。30年代后,陈和大陶刻技法日趋成熟,布局合理,字画流畅,但总体缺少变化。抗战后,陈和大在上袁潜洛一带串门陶刻,以通货为主,量大而档次一般。建国后,陈和大参加了合作社,继续从事陶刻,直至1968年病逝,享年66岁。其传器有周盘壶、汉君壶、花瓶及笔者所藏双色木瓜壶等。
传器紫砂四方传炉壶,上海许四海藏,吴纯耿制,陈和大刻。壶的主面刻有隶书:“客来聊当酒,一味此中泉。石如。”

陈经耕(1904——1969)号漱石,民国陶刻高手,宜兴蜀山人。自幼习文练字,1921年进入陶工传习所刻字班,师从名师邵云如。上世纪20年代中期,陈经耕被利永公司聘为技工,并起用师父邵云所起的名号“漱石”。30年代后,陈经耕陶刻技艺成熟,尤擅刻画石竹。他陶刻的石竹刀法细腻,枝叶灵动,得时人称赞。因陈的技艺超群,故常为铁画轩及吴德盛的高档茗壶铭刻。抗战后,陈经耕常在上袁潜洛西望圩一带串门陶刻,量大而档次中等。建国后,陈经耕参加了合作社,继续从事陶刻,并保持精细灵动的特点,直至1969年病逝,享年65岁。其传器有柿扁壶、汉扁壶、菱形花盆等。

传器紫砂鸭嘴壶,上海许四海藏,赵松亭制,陈经耕刻。壶的主面刻有隶书:“松风水月,仙露明珠。漱石刻。”

徐秀棠先生对他的印象是:“他大头大个、满面胡子,有点学问,书写有基础,解放前一度跟人做过文书。因生养的孩子较多,故家境一直较穷。他刻字的品种比较单一,八方壶、八方杯、暖酒杯、暖酒壶,画面以刻竹子为主,很有陶刻特点,亦有章法。他的人生观一直比较消极,老实做人,与世无争。”

汪澄林

陈维平,同诸葛勋相似先学彩绘、彩釉,后又转作陶刻。

卢正阳,诸葛勋、陈维平三人相仿。

存疑二人是邵云如的两个儿子,长子邵洪坤 (1898-1983),次子邵洪明(1902-1964)长期在利永公司做陶刻技工。从其年纪、其与邵云如的父子关系,又长期在利永公司工作,有人说他们在“传习所”学徒,有人则说他们子承父业。

徐秀棠先生对他们弟兄印象很深,说“邵洪坤是邵云如的大儿子,个子比较高,络腮胡子,但个性很温良,眼睛高度近视。读过书,有些学问。建国初期当过蜀山工商联的文书,成立合作社时重操陶刻旧业,大约已有60岁了,不动毛笔只空刻,书法有基础,故刻的字及兰竹很老练有劲,刻款具名常用岩如、石生等,没有固定笔名。他一生嗜酒成癖,所得工资一半用在酒上。他进南货店沽酒用碗不用瓶,当即在柜台上几口喝完,不用菜,用手捏捏鼻子,擦一下嘴便回家。其实他的文化及书画功底是有一定基础的。” 还说:“邵洪明,他是邵云如的儿子,邵洪坤的大弟,建国前后是小手工业窑户。他能做坯,也随父学过书画陶刻。他归到陶刻队伍是1958年的事,进入陶刻圈后刻的多是一些上刻的茶盘、花盆等。由于他很少空刻行货,故所上刻之茶盘等画面装饰很有书卷气,用刀较轻,常用刮刀以表现泼墨浓淡之效果。”

调查扎记:从我们查到的资料可知,由于历史因素民国史料多有误传,例如,利永陶工传习所,多记为“利用”,邵云如多把“如”写作“儒”等,现在写出的是我们根据新的史料、考证,或作注,或直言。

利永陶工传习所距今已百年,俨然紫砂史上一条小溪。其20个艺徒各奔东西,且又缺少记载,查找他们不仅是人海捞针,而且是在时间细流中探摸,作为探海者期望得到更多人关心她。

参考资料

 邵仲和访谈

《民国紫砂史话》

徐秀棠“我所见到紫砂艺人的追忆”

谭文诚:“宜兴民国时期陶刻名家初探”

《中国紫砂》

《中国紫砂茗壶珍赏》

《中国紫砂收藏鉴赏全集》

杨世明于《金岛山寺》2013年7月10至20日

 

版权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