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说砂:感恩心铸壶  木瓜香千年——读大生“木瓜壶”有感

2019-04-22  23:55:36     来源:范家壶庄    作者:杨世明

摘要:范伟群大师曾发给他一组范钦仁(大生)制作的紫砂壶照片,该壶的造型立刻让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大生木瓜壶 

7月15日,范伟群大师请李光学给我发来一组范钦仁(大生)“木瓜壶”的照片,这是我见到的第一把大生“木瓜壶”。

晚上,我从网上搜索出清末民初邵友廷、蒋贞祥、汪宝根、李宝珍、冯桂林、吴云根等人的“木瓜壶”十多枚,大家名作,争奇斗艳,相比之下范钦仁的“木瓜壶”确有独特的三个亮点。

其一,范钦仁“木瓜壶”的壶嘴、壶把都是用的“修剪痕”树枝,而其他人则多用的是“枯老枝”。我第一次见到范钦仁的“合桃壶”、“东坡提梁壶”突出用“修剪痕”树枝,很不理解,看到他的“木瓜壶”,我似乎懂了。

其二,范钦仁“木瓜壶”的壶盖上的树叶,突出用了雕塑技法造成“立体化的风卷叶”的阵势。

其三,范钦仁“木瓜壶”壶把下一片树叶,形象逼真,尤其是“19个虫眼”,不仅逼真,且十分抢眼夺目。

“木瓜壶”是传统经典,大家作品层出,在鸿篇巨制林立之中,范钦仁为何有此三点与众不同,与诸位大家不同?是故作特殊,还是别有深意?

我以为范钦仁是借“木瓜壶”述说“感恩之心”。

木瓜、桃子、苹果等,凡是果树,有三个生命之源。一是修剪树枝,扩大树冠。树冠大,日照多、透风好、淋雨均,果子长得好。木瓜感谢果农的精心修枝,修枝好则结果好。对应“木瓜壶”用“枯老枝”来说,用“修剪痕”的树枝是有生命的,生气勃勃的,不仅在生长,还能满枝结果。

二是治病虫害。果树靠修剪枝丫,帮助成长,还要“治病虫害”来保证健康。范钦仁把树叶制作得那么逼真,是为了“虫眼的逼真”,有“病虫害”就得治,治了才能顺利生长。

三是充分的阳光空气玉露。万物生长靠什么?阳光、空气、雨露。范钦仁的“木瓜壶”壶盖捏塑了九片树叶,有上有下,有静有飘有卷,千姿百态,风情万种,述说着庞大的树冠上阳光明媚、春风和畅、雨水滋润。

“木瓜”感恩果农修枝以扩大树冠,勤看勤治病虫害,感恩阳光空气雨露,种种感恩之情跃然于范钦仁的“木瓜壶”上,语言丰富、形象生动、寓意深刻。言为心声,“木瓜”的感谢正是范钦仁的心语。

范钦仁制作过“福寿蟠桃壶”、“雪桃壶”等,为何特别借“木瓜壶”倾诉“感恩之心”?我以为范钦仁读懂了中国人赋予“木瓜”的象征意义。

顾景舟制木瓜壶

汪寅仙制木瓜壶(范家壶庄馆藏品)

“木瓜”在中国有着岁月悠悠的文化意蕴。

中国古老的《诗经》,其中《大雅·抑》里有“投我以桃,报之以李”之句,于是,后世人们把其转化成为中国著名的成语,比喻相互赠答,礼尚往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诗经上还有《卫风·木瓜》一诗,“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这一篇不强调礼尚往来,而着重于“投木瓜、报琼琚”的感恩之心,追求“永以为好也”和谐环境, 珍重知恩图报、情意永好的朋友观、人际观。若要作点比喻,“投桃报李”,似乎直接些、直白点、实际意味浓,可誉之为“下里巴人”,而“投木报琼”,则似乎含蓄些、婉转点、精神品位似乎高一点,似可称之为“阳春白雪”。

“木瓜壶”有“木瓜”的文化传承,三个技艺亮点创新地演绎生活哲理,范钦仁的“木瓜壶”从内涵到外延都完美地演绎了人要有“感恩之心”的深刻主题,是紫砂史上难得的思想性艺术性兼备的佳作。

“木瓜壶”上没有纪年,但从目前看到范钦仁的“合桃壶”、“东坡提梁壶”有“修剪枝”特征的技艺,大致是1920年至1925年的时光。那时的范钦仁已是不惑之年,且有了1910年南洋劝业会的“皇帝奏奖”,有了1915年巴拿马万国大赛的金奖,有了“制陶教师”崇高的社会地位,有了“德艺双馨”的影响,不仅功成名就,且名扬国外,此时,范钦仁没有头脑发昏,而是思前想后,感恩师父授艺、感恩朋友相助、感恩茶人痴爱、感恩巧遇良机,深情所致,心命于手,一尊“木瓜壶”由感而生。

技源于心,心动技才活。有了借“木瓜壶”表达感恩心,才会去深入生活,才会有丰富联想,才会有技艺创新。范钦仁“木瓜壶”的三个技艺亮点,正是源于心弦拨动。“修剪痕枝”是有生命的枝条,构成了范钦仁不少壶的独特语言。所以说过去我看不懂,但一看到“木瓜壶”就读懂了“修剪痕枝”的生命力。“风卷叶”、“虫眼”不是创新,但用在“木瓜壶”上,则有了多姿多彩的感人语言。

感恩心,铸成壶;木瓜香,传千年。“木瓜壶”是范钦仁最具思想性艺术性的一尊经典之作,也是他“心动技艺出新”带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作。

感恩范伟群大师让我一睹为快。

 

杨世明于《金岛山寺》

2017年7月16日晨

下午3时修改

 


版权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