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说砂:东坡提梁壶与范钦仁的传奇

2019-04-23  23:55:36     来源:范家壶庄    作者:杨世明

摘要:为了揭开“东坡提梁壶”始创者之谜,他查阅了大量书籍,并拜访耄耋老年,获取第一手资料,终于......

大生东坡提梁壶(范家壶庄馆藏品)

我第一个看到范钦仁(大生)制作的“东坡提梁壶”上有“乙丑”年的落款,并引起两次很有意义的话题。

大生东坡提梁壶(范家壶庄馆藏品

大生东坡提梁壶介绍

范钦仁(大生)获得国际大奖的奖牌

我们在探讨“紫砂壶老壶名”来历时,发现东坡提梁壶不是苏东坡设计的,而是宜兴人怀念苏东坡的纪念壶,其中还有一些曲折的历程。

宜兴东坡书院

苏东坡像

东坡提梁壶

东坡煮茶图

如果说一定要找一个设计者的话,他是尤阴,清代仪征县的诗人、书画家。

自然只是我一家之言。

天下事无独有偶。紫砂界的一些专家也考证出,并写进书中“东坡提梁壶”是1932年左右,由从日本帝国大学毕业回来的王世杰设计的,据说当时他还设计了咖啡壶等作品,并由吴云根、朱可心等制作出很具影响的紫砂壶。既然是王世杰先生设计的,也可佐证不是苏东坡设计了“东坡提梁壶”。

大生东坡提梁壶(局部)

一个是悠悠岁月的演化,一则是言之凿凿的考证,作为探讨问题,这毕竟有很大差距。正当我左右为难之际,我看到范钦仁(大生)的一把“东坡提梁壶”,其壶铭为“松风水月,清华仙露,明珠朗润,乙丑孟春,企陶并书刻。”后有白文印“吴”,由铭文可知是“吴德盛”主人吴德文的手笔。

“乙丑”年是1925年。1925年,也就是早在1932年的七年前,范钦仁就制作出如此精彩的“东坡提梁壶”,那么说“东坡提梁壶”为王世杰1932年左右设计的结论就被这实物否定了。因之,我们还是依原先的考证写出“尤荫是东坡提梁壶的设计者”和“注满深情的东坡提梁壶”。

作者拜访邵仲和老人

2012年5月28日,我们再次拜访邵仲和老人,调查邵家壶历史的有关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1926年和1930年两次世博会获奖的证书是您捐赠的,您还能记得‘利永公司’组织那些作品参赛并获奖吗?”邵仲和老人生于1921年,2009年11月,我们拜访老人时对“民国六老师”的记忆非常清晰深刻,还能说出他们每个人具体教授的内容、专长。今年已是91岁高龄,其记忆力时好时差,对于两次世博会的参展品一时朦胧起来,也许他钟情于喜爱 “花器” 制作的因素,似不假思索地说出“梅桩、东坡提梁壶”两把紫砂壶。梅桩当是范占即范福奎的佳作,东坡提梁壶则是范钦仁的力作。今天,范家壶庄收藏到1925年大生制作的“东坡提梁壶”,让我们可以看到1926年世博会参展壶的神韵。

邵仲和的女儿邵映华、儿子邵惠民先生说,他父亲曾多次说到那两次世博会的参展情况,但由于我们不在意,没有记住具体的参展品。他们表示要在闲聊中启示邵仲和老人的记忆。

围绕大生水磨光东坡提梁壶的探讨

大生水磨光东坡提梁壶

大生水磨光东坡提梁壶

大生水磨光东坡提梁壶(局部)

大生水磨光东坡提梁壶(局部)

1921年范钦仁制东坡提梁壶

从现有史料看,范钦仁制作的“乙丑”年款东坡提梁壶早于“世传”为王世杰所创。最近,我从“雅昌拍卖”网上看到“范大生制、潜陶刻”的东坡提梁壶,其落款为“辛酉中秋”,辛酉年为1921年(此壶我看也是开门品),也由此看,在没有其他更早的“东坡提梁壶”的话,范钦仁才是东坡提梁壶的首创者。

 

杨世明于《金岛山寺》

2012年儿童节

2017年7月9日修改 

2017年7月15日又补充

范家壶庄内的大生纪念馆

 

附文 

注满深情的东坡提梁壶

杭州人为纪念苏东坡将西湖的堤坝命名为“苏堤”,苏东坡曾同徐州人民并肩治水,也是为纪念他的伟绩,徐州人把云龙湖北岸称为“苏堤”。

同样,东坡提梁壶不是他设计制作的,而是宜兴人怀念苏东坡的最好纪念品。

苏东坡品茶与制作茶壶的故事版本很多,大都是依据苏东坡准备落户宜兴的史实和相关诗词创作、演绎出来的。

苏东坡从徐州走向未来,却想“卜居宜兴,归老阳羡”。宜兴,古时称“阳羡”。宋朝的嘉佑二年,苏东坡进士及第。在赴琼林宴时,应宜兴同科进士蒋之奇、单锡之邀,相约来宜兴游历。其后,苏东坡曾先后四次到宜兴访朋问友,游览山水名胜,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文。

宜兴不仅是陶都,而且是宋代的贡茶之乡。爱宜兴的龙山溪水,也爱“阳羡雪芽”茶,于是苏东坡萌发了“归老阳羡”的愿望,并在阳羡买田建房,还令其子苏迈、苏迨到宜兴居住生活。苏东坡在给皇上的奏章中多次提出“乞居宜兴”, “归老湖山曲,躬耕二顷田,自种十年水”的愿望,终未如愿。

苏公是大文豪,也是爱茶人,学得一手斗茶的好本领。斗茶是宋代的流行风。据记载苏东坡曾与著名点茶大师蔡君谟斗过茶。第一回,蔡君谟用惠山泉点茶,苏公输了。第二回,苏轼以竹沥水泡茶胜了蔡茶仙。他爱斗茶更爱写茶,写过《试院煎茶》、《汲江煎茶》和“松风竹炉,提壶相呼”、“从来佳茗似佳人”等名篇名句。苏东坡不仅爱茶,还对品茶有独到的见解。在宜兴讲学时,他说品茗要茶美、水美、器美,此“饮茶三绝”惟阳羡能三者兼备。

宋代文人品茗喜爱用竹茶炉。苏东坡的“松风竹炉,提壶相呼”和南宋杜耒的“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描写的都是用竹炉煮泉的生动情景。苏东坡“提壶相呼”的壶,当是放在竹炉上煮水的壶,从壶不烫手、火不炙手的实用来想象,应为“提梁壶”。据史料载,清乾隆年间,“尤荫家藏周穜赠苏东坡‘石铫壶’,容水升许。铜提有籇书‘元祐’二字,因名所居曰‘石铫山房’……因画‘石铫壶’,并书有苏诗于其上以赠人,驰名远近。”这把“石铫壶”即是石质壶体,铜把提梁。

苏东坡热爱宜兴,并愿把阳羡当作“归老”的第二故乡。他四访亲朋好友,买田筑室,作诗讲学,赢得了宜兴人的格外尊重。为怀念他,人们把当地的“南山”改名为“蜀山”。在蜀山“苏东坡讲学”处,建立了“似蜀堂”,后又建造了“东坡祠堂”,到明代扩建为“东坡书院”,保存至今,风貌完整。为纪念他,宜兴人把这前有二叉,后有一叉的三叉紫砂提梁壶,命名为“东坡提梁壶”。

“东坡提梁壶”不是东坡的原创壶,而是宜兴人的纪念品。

人们喜爱的“东坡提梁壶”,圆圆的壶体,酷似树枝的提梁,有在青山绿水之间,吊壶烧柴,煮泉品茗的诗韵天趣。以如此有天然神韵的紫砂壶来纪念诗人、茶人苏东坡,其本身就是富蕴“诗情画意”的佳话,无怪乎“东坡提梁壶”那么受人们的喜爱。

东坡提梁壶注满了宜兴人对苏东坡的缅怀深情。 

尤荫是东坡提梁壶的设计者

茶人不知道“东坡提梁壶”的不多,且都知道是苏东坡设计了这款紫砂壶。作为宜兴地区的人都知道,东坡提梁壶实际上是怀念苏翁的纪年壶。至于是谁设计的?至今也是个迷?

为了研究老壶名的历史,我找到了尤荫绘制的《石铫图》,从这张绘画可以说尤荫是“东坡提梁壶”的设计者,也是紫砂“石铫壶”也就是“石瓢壶”制作的先驱。

“石铫” 演化为“石瓢”,也是千年轮一回。“ 铫”,《辞海》中释为“吊子,一种有柄,有流的小烹器。”。铫是一种形象比较高的器皿,大口有盖,旁边有柄,用作烧水、煮茶、煎药。“铫”从金属器皿变为陶瓷石器,称为“石铫”最早见于北宋大学士苏轼的《试院煎茶》诗:“且学公家作茗饮,砖炉石铫行相随”。

苏东坡把金属“铫”改为“石铫”,肯定是他看到并使用了陶、或者瓷制作的“吊子”。例如,到明代的万历年间,人们还把瓷器称为“瓷石”,可见在宋代也有人称陶瓷为“石”。 

更为直接的原因,是与苏轼同朝为官的周穜(宋泰州人,字仁熟)曾送给东坡一把石质的“石铫壶”,苏东坡为此写了一首《谢周仁熟惠石铫诗》:“铜腥铁涩石宜泉,爱此苍然深且宽,蟹眼翻波汤已作,龙头拒火柄犹寒。姜新盐少茶初熟,水渍云蒸煎未干,自古函牛多折足,要知无脚是轻安。”有记载说:“宋周穜凿石作茗壶”。苏东坡在诗中盛赞“石铫壶”,说它是青黑色石料凿成,隔热性能良好,大腹无脚,很是稳固。诗中的“函牛”是铠甲护身的战牛,作战时多有“折足”之难,此石铫壶无脚,自然稳重轻安。

清初,周送苏的这把“石铫壶”被尤荫收藏。尤荫,字贡父,号水邨,清乾隆年间文人,居仪征白沙之半湾,自号“半山诗老”,著有《出塞》、《黄山》等集。他还是一位画家,擅绘山水花鸟,尤长兰竹,传世作品有乾隆十三年作《石铫图》。史书记载“荫家藏周穜赠苏东坡‘石铫壶’,容水升许。铜提有籇书‘元祐’二字,因名所居曰‘石铫山房’……因画‘石铫壶’,并书有苏诗于其上以赠人,驰名远近。”

“石铫壶’”在尤荫家时,他将其当作稀世之珍,经常仿效东坡取慧日泉水煎茶。当地文人墨客也常到尤荫处观赏摩挲,纷纷为石铫题辞作诗。后来尤荫将这些诗文荟萃成集,题名《坡仙石铫题咏》,于嘉庆年间刻印,分赠文朋诗友。

后来,这把“石铫壶”被尤荫送进内府,但他仍念念不忘,请人用紫砂泥仿制石铫壶,壶腹镌东坡诗二句,款署“水邨”。自古有爱屋及乌之说,尤荫爱苏东坡,尤爱“石铫壶”,爱物已失,又以紫砂仿制,进而画《石铫图》,书东坡诗广赠友人,致使苏东坡与石铫壶的故事,还有紫砂“石铫壶”,广为流传,闻名遐迩。

时光走到陈曼生到溧阳做官,似尤荫也是文人、书画家的陈曼生,知道苏东坡“石铫壶”的故事,看过《石铫图》,也似阅读过“坡仙石铫题咏”,于是引发了创作的激情,于是不仅制作了“石铫壶”,还作了铭,其铭云:“铫之制,抟之工;自我作,非周穜。”就是说这个石铫壶,不是周穜的石铫壶,而是我亲自设计作铭,由杨彭年以紫砂抟制的。后人,把陈曼生、杨彭年的“石铫壶”作为“仿古”的一品列入“曼生十八式”。

其后,瞿应绍、朱石梅、王东石、顾景舟等,以“彭年曼生石铫壶”为式制作的作品层出不穷,且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在“曼生十八式”之外,又发现陈曼生为“提梁壶”作“煮白石,泛绿云,一瓢细酌邀桐君”之铭,人们约定俗成地称古老的“石铫壶”为“石瓢壶”。

陈曼生从尤荫的《石铫图》引发了“石铫壶” 的创作,而又有人从《石铫图》的三叉提梁受到启发,进而制作了提梁壶,并依据尤荫收藏周穜赠给苏东坡的石质“石铫壶”,从而把这款提梁壶命名为“东坡提梁壶”。这一命名深得人心,故而不胫而走、广为流传。

东坡提梁壶闻名了,那位第一个制作者,却悄然离去,引得人们继续探寻他的踪迹。据韩其楼、夏俊伟考证,东坡提梁壶是1932年为宜兴陶器职业初级学校校长、日本东京大学留学生王世杰设计,并定名,汪宝根制作参加美国芝加哥世界工艺博览会获优秀奖。1935年冯桂林充分发挥捏塑梅桩的特长,在原作基础上作了较大变动,壶嘴、钮、提梁均采用梅桩铁杆枝节制作,以苍老劲挺、勃勃生机来表达东坡提梁壶的品格,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

壶名:石铫壶,作者苏东坡于宋代。

壶名:东坡提梁壶,尤荫收藏“苏东坡石铫壶”,后作画引为设计人,一说王世杰设计。

 

附:尤荫绘《石铫图》,图上是苏东坡为周穜赠他“石铫壶”作的诗。

参考书籍:《紫砂壶铭赏析》作者 陈茆生 丁兴旺

 

 

 

 

 

 

 


版权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