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老杨说砂》之前-附《金士恒茶器二十三式》序  言

2018-07-01  23:55:36     来源:范家壶庄    作者:杨世明

摘要:老杨说砂,研讨紫砂文化

 

范伟群大师醉心于紫砂文化的前行,其标志之一是特别重视、支持,并身体力行地研究中华紫砂的历史文化、基础理论,以及现实问题的探讨,并结出了累累硕果。

今天,范伟群大师又邀请我在《范家壶庄》网站上开设“杨世明紫砂研究专栏《老杨说砂》”。我以为这是一个很大度,也是有点“冒风险”的邀请。

说大度,《范家壶庄》网站是宣传自己兼及宜兴紫砂为主的阵地,为外地学人开设“研究专栏”,可谓难得的气度。

说风险,探讨、研究就难免会有不同于宜兴时风之处,也许会给壶庄网站带来不必要的质疑,以致负价值。

由此,在感谢范伟群大师的“大度”的同时,也诚心地声明:文化探讨就是文化探讨,绝无其他念想。一家之言,与网站无关,与范家壶庄无关。

为了体现这一个想法,《老杨说砂》先从史俊棠会长肯定的“金士恒研究”说起。金士恒是从宜兴走向日本,而后名垂青史。但先生走后给我们留下了百年之谜,也留下丰富遗产。谜,要有人解;遗产,也要有人整理。我无意之中作了解密人,也做了遗产整理的开拓者,写作了《金士恒评传》、《金士恒作品一览表》与《金士恒茶器二十三式》的文稿。

现在《老杨说砂》里“首发”,以求教于诸位。

第一篇是史俊棠会长为《金士恒茶器二十三式》写作的《序》。

        

杨世明于《金岛山寺》

201871

 

《金士恒茶器二十三式》序 

 史俊棠

日本人喜欢紫砂壶,无论正史野史,均有记载。

宜兴紫砂器输入日本,始于江户时代末期,被称为“东洋装”,或径称“朱泥器”,凡镌有“惠孟臣”、“陈鸣远”等款识的紫砂小壶,在日本都特别受欢迎。日本人善于模仿学习,这也许可以归结于大和民族的某些品质,虽然他们的富士山没有宜兴独有的紫砂土,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想研究宜兴紫砂的制壶技艺,自己琢磨不得要领,就萌生了邀请中国人来日本教授壶艺的想法。时势造英雄,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位名叫金士恒的紫砂艺人横空出世。

远赴日本以前,金士恒在宜兴已是一位壶艺圆熟的制陶匠人。1878年春天,常滑的制陶艺人闻其大名,即邀请他到常滑教授陶刻和“拍片成型”的技艺。在金士恒的全面教授下,当地的制陶技艺焕然一新,突飞猛进,正如后来的常滑市教育委员会教育长都筑万年所说:“自古以来,一直以制造大型粗糙陶器为主的制陶地——常滑,终于出现了像茶具这样精美的陶器,其背后必须有广阔、深远的文化积累,否则就是形式上的模仿,不可能出现制品本身所具有的根本魅力。而指导这一最根本部分的人物,不是别人,正是金士恒先生。”——常滑“陶业祖师”的美誉,毋庸置疑。

有开创者,就有研究者。尽心的研究不仅是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发扬,更是对前人成果的高度负责。杨世明先生多年来关注宜兴紫砂,潜心研究并弘扬紫砂文化,曾编著出版《民国紫砂史话》等多部著作,这次又出《金士恒茶器二十三式》专著,并对金士恒作品作了大量的考证、收集,在研究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整理而得,乃是金士恒所制具有“日本文人茶器风格”的茶器集锦,作者将之命名为“金士恒东瀛文人壶”,甚是贴切。由于金士恒传世作品不多,且在中国和日本都有过创作,所以要作出这样的整理和鉴赏就需要作者对宜兴紫砂技艺、日本陶艺乃至两国的传统文化,文人志趣、艺术风格都有着全面而深刻的了解。当然,对金士恒本身的研究更毋须赘言,只有在这些的基础上,才能寻找到金士恒在宜兴与常滑两地的壶风差异。2015年宜兴紫砂事隔25年后又去日本常滑交流,常滑的友人还成立了金士恒研究会,我们为之击掌叫好,并盼望有所成果。

杨世明老师自己并非制壶艺人,却能作出如此精准的研究并撰文成册,他的细致严谨和对紫砂文化的热爱令人着实钦佩,尤其是对于“具轮珠”的考证,细微大胆,引经据典,可谓难能可贵。再一次感谢杨世明老师对宜兴与日本陶文化交流所作出的贡献,也期待其能够更进一步,让我们看到更多集研究与鉴赏于一体的传世佳作。

杨世明老师嘱我为《金士恒茶器二十三式》一书作序,实在有点诚惶诚恐,却又怕却之不恭,写下上述文字,权当一次学习机会。

 

 

                         2018年国际劳动节于宜兴


版权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分享: